2017/09/19

讀韓愈〈應科目時與人書〉


  為了謀得一官半職,韓愈可是費煞苦心的。幾封求達官貴人提拔的書信都是〈與XX書〉,而這封則只是「與『人』書」,也就是抄送各家可能幫得上忙的所有人士之用,天曉得求了多少人?所以,一試再試猶得不到賞識的青年人也不必太灰心,偉大的韓愈花的心力可比我們大多了。

2017/09/12

讀韓愈〈送孟東野序〉


  牛頓運動定律說,如果沒有外力介入,則物體靜者恆靜,動者將永遠保持其原有之速度。老子所謂『治國如烹小鮮』,也是要執政者少出餿主意攪亂人民的生活。韓愈從同一命題的另一個角度來看,今天既然有人會有所出聲,必然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平。

2017/09/06

讀韓愈〈送李愿歸盤谷序〉


  鄉居無憂時,最好的情境是『起居無時,惟適之安。』渾渾噩噩,睡到自然醒。但這有一個先決條件必須言明:衣食無憂!鄉居生活並不如古人在文章中所歌頌的那麼美好。看天吃飯,在許多季節裡,生活汲汲遑遑的程度比都市人有過之而無不及。『與其有樂於身,孰若無憂於心』,心中無憂才是真正的解脫,只是,古人的隱居多是在仕途不得已下之所為,是自我安慰?還是對外自我解嘲?

2017/08/30

讀韓愈《送董邵南序》


  董邵南到中央謀官不成,只好想到地方藩鎮的勢力範圍去試試,這是人之常情,『吾待善賈者也。』韓愈自己其實也是這麼幹的。
  本文先是稱讚董邵南的才能,想必在地方上可以找到賞識之士,勉勵其加油。可是又話鋒一轉,不知當地風俗有沒有因為主政者而有所變化,你期待中的當地人情世故搞不好已和你想像不同哦!你還是小心些。感覺上這盆冷水潑得夠嗆。

2017/08/23

讀韓愈《送溫處士赴河陽軍序》


  有些人在婚禮致詞或是送禮時,總是喜歡翻空新意,稱新娘『為民除害』。韓愈在此也是採用類似的手法,抱怨烏重裔把有才能的處士(前是石洪,現在是溫造)都給聘走了,讓我們這些不是『有力者』找誰諮詢去呢?

2017/08/15

讀韓愈《送石處士序》

   唐末藩鎮割據,中央政府對於地方的控制十分虛弱,加上幾
個和中央對抗的節度使,使得即使是聽從中央節制的節度使亦需自謀存亡之道。雖是和中央官階不同,但所需掌管籌措的事物其實不啻是個小朝廷,各種人才需求殷切,也因此提供了更多的機會給有志者。